北京地铁坠亡大学生母亲诉区政府 质疑尸检报告(2)

焦点 2

监控为何中断10分钟?

孟朝红说,她多次申请公开案发当天的监控录像,不过恰恰有约10分钟的监控灭失,“这之前的和这之后的视频都有”。

对此,被告一方的代理人说,事故调查组对不能提供完整录像进行了调查,并聘请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对地铁鼓楼大街站监控存储硬盘进行了鉴定,结论:录像存储设备因故障造成主存储磁盘无法存储,无人为删除现象,只有访问操作。

昨日下午,参与录像鉴定的张某上庭接受询问。张某称,经该鉴定中心对地铁公司提交的7块硬盘进行关键数据搜索,发现数据是按照随机存储在几个磁盘中,但一些后录入的数据存储到已满磁盘上,数据库规则就会发生作用,按照优先级来确定删除顺序。加之地铁监控录像在设计时根据需要保存资料的重要性,设定为重要数据保存15天,一般数据保存7天,这就造成了录像并不能全部找到。

焦点 3

安监事发近两月才调查?

“我们到市安监局信访后,西城安监才成立调查组,此时距离事发已经快两个月!”庭审中,孟朝红质疑西城安监称,其只调取了公安机关在事发后对目击证人制作的询问笔录,“公安机关是负责判定是不是刑事案件的,和安监部门的调查方向都不一样,凭这个判断是不是安全生产事故负责任吗?”。

对此,作为西城区政府代理人的安监部门工作人员承认,事发当晚其部门并不掌握这一情况。坐在其旁边的地铁公司代理人补充说,事发后公司已经及时将情况通报给了上级领导、公安和交通委,不过未通知安监部门。之后,安监部门工作人员又进一步解释道,“尽管没上报我们,但是地铁方面通知了负有安全生产监督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比如公安和交通委。”

国务院《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第九条规定,事故发生后,单位负责人应当于接报1小时内向县级以上政府安监部门和负有安监管理职责的有关部门报告。

对话

“用自己方式让真相公开”

新京报:律师说你曾想起诉地铁公司,后来为何不了了之?

孟朝红:就是因为在告地铁公司过程中我发现这个案子非常蹊跷,马跃到底怎么跌下去的?事故如何发生、发生后如何处理?按照道理应该是120立即履行急救医生的职责,但120医生有没有马上施救,我把120和医生起诉到东城法院。120大夫在出庭过程中承认确实没有做心肺复苏,只是做了心电图。现在这个案子因为医疗事故鉴定结果未做出,而没有音讯。

新京报:除此之外,还尝试过哪些渠道?

孟朝红:在120这个案子中,有家鉴定中心来做鉴定,我发现他们的所谓专家连个笔录都不做,我担心其鉴定结果肯定有失公正,于是告到司法局。司法局非说只是个人态度问题,我把司法局告到西城法院。一审我方败诉,二审还没开庭。

新京报:那再加上今天这个案子,你花费多少时间精力在案子上?

孟朝红:儿子没有了,基本上我很多的时间都在做这个,我这种方式也说明还是社会不正常。

新京报:你开庭时说过地铁公司曾想跟你谈判,但前提是承认马跃因为自己原因掉下去?现在你还可能接受跟他们谈吗?

孟朝红: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都应该实事求是,不是说闭着眼就可以接受,马跃不可能是自杀。总之对我来说,不管用什么方式,我把所有过程都公开,我会给大家一个真相,希望带来的社会效果让所有人避免威胁。